假酒

忘羡/盾冬/锤基/兰博基尼/萨杰/以及未来可能入的每个坑

靠海别墅

#盾冬

 

#悄咪咪地发一波,一发完,灵感就是一份来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面的一篇文章,名字我忘了

 

#文笔不好,速速退散

 

海浪轻柔地亲吻着金色的沙粒,Buky在夏日午后正好的日光里躺着闭目养神,熟悉的海浪声伴着他沉入梦乡。健壮匀称的躯体上独上一层金色,俊俏的脸皮上不留丝毫岁月的痕迹。看似慵懒的睡姿实际上被计算的精确到位,每个细节都不曾出错,都无一例外地等待着,以最好的状态等待着。

等待着管家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来到他面前,低声告诉他,外面有人等候。

“他说是您的老朋友,Steve。”

“请他进来。”

“是。”

管家又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出去了。

Buky偏了个身子朝向大海的方向躺着,眼底所有的担忧和抑制不住的惊喜全都扔在泛起的乳白色浪花里。

石子路上重新响起声音,一个是管家的,另一个是更沉闷的声音。

“好久不见,Buky,过得还好吗?”

“很好。”

Buky赠上客气的微笑,伸手去握Steve伸过来的手。掌心相触的一刹那,Buky心里才有一种石头落地的感觉。而Steve没有松手的意思,直接翻转Buky的手,吻上了他的手背,谦恭而温驯,不似从前。

Buky吓了一跳,但还是不着痕迹地掩饰过去,十几年的磨砺足够让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变得善于伪装。他礼貌地抽回手,就继续躺着休息,让Steve这个任也不会忽视的大个子傻站在一边。

这只是开始。

 

Steve似乎还没有接受惩罚的觉悟,直接坐在了Buky身边的矮桌上,矮桌纤细的四条腿看起来摇摇晃晃,下一秒就有坍塌的危险。Buky感受到来自身边的强烈视线,实在耐不住性子地回过头看着这个欺负矮桌的大家伙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

“怎么想起来看我了?”

“顺路。”

Steve人畜无害地笑着回答,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金灿灿的,咧的大大嘴唇和一排洁白的牙齿闪的Buky眼疼。明明长得像个大号天使,但是怎么就这么招人嫌?

Buky一直缝着淡定两字的脸总算出现了一丝崩坏。

Steve看了一眼手上的表,站起身来打算告别

“我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等一下。”

“?”

Buky终于从躺椅上坐起来,看着满脸疑惑的Steve,又仔细看了看Steve那薄薄的衬衫下面到底还有几块腹肌。思量一番以后,Buky提议来一场拳击的友谊赛。

Steve这十几年在美国早就混的风生水起,在继承父业的基础上成为商业大亨,按道理来说应该早就吃出啤酒肚的,即使没有也不可能还有空去保持高强度的健身吧?而Buky这十几年倒是闲得很,除了晒太阳就是健身。

他胸有成竹的迈进了自家健身房,递给了Steve一副拳套。虽然这幢海边别墅只有他一个人住,但家里的摆设几乎都是两个人的,俨然像是Buky还藏着另外一个人。Steve看着手里的拳套,一下子百感交集。他害怕事实如他所想,但又害怕不是这样。

一想到Buky真的孤独一人这么多年,心口就会如被撕裂般疼痛。但如果Buky这么多年其实一直人陪伴从未孤独,苦涩的感觉又会挥之不去。

终究是他的错。

Steve带好拳套,抬起头看向Buky,Buky也正好看向他,双目对视之间,刚刚心中的五味杂陈全然不见,只剩下一片柔情漾在眼底。Buky也被吓到了。毕竟到这之前Steve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似乎早已忘记过去的事情。

毕竟年少时因为一腔孤勇而做出的事,总会在成熟后化为笑谈,直至被彻底抛弃在记忆的角落。

 

拳击赛的结果,在Buky的预料之中,但也不完全在。

他没有受伤,一根毫毛都没掉,但这并不是Buky防守得当,而是Steve根本没想动他,但就算Steve故意放水,他还是赢了自己。明明已经是快要奔40的人了!

 

电风扇呼呼地送着风,好久没出过这么多汗的Buky赤裸着上身站在电风扇面前吹,左手臂突然被一阵凉意袭击,Steve递给他一罐汽水,好意提醒他

“别对着自己吹,对身体不好。”

“那也比老头子你好。”

“是不是输了不服气?”

“才没有。”

Buky灌了一口汽水躺在沙发里休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也上来的原因,他总喜欢躺着。Steve站在一边看着他,熟悉的躯体就在自己的右手边,握紧的拳头在一番思想斗争以后又松开。

 

Buky懒洋洋地下了逐客令

“你不是要走吗?走吧。”

说完就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快下山了。

 

隔天,Steve又一次出现在靠海别墅的院子门前,管家鉴于主人已经同意过他的来访,所以自作主张地领Steve进来。告诉他Buky正在海滩那边遛狗。

“狗?”

Steve昨天来的时候可没看见狗。

“是主人昨天买的。是一只金毛,很乖也不认生,一直粘着主人。”

“怎么突然想起来买狗?”

“我也不清楚,你不如去问问主人吧。”

“好。麻烦了。”

 

Steve打开通往海滩的院门,沿着沙滩走了十几米,就看见Buky还是一如既往地躺在沙子里,任由金毛在身边上蹿下跳。

闭着眼睛享受日光浴的Buky突然觉得眼前挡下来一大片阴影,睁开眼一看居然是Steve。Buky尽可能克制声音中的激动问道

“你怎么又来了?你很闲吗?”

“碰巧有空。”

又是一个欠揍的答案。

Buky突然有种错觉,一种Steve有空就回来看我没空就会把我丢在一边,晾个十几年。

这种想法一旦出现就让人怒不可遏,完全没心思再去揣测这种想法到底对不对,Buky恶狠狠地盯着Steve的后背看了一回,又瞪了一眼和Steve玩的开心的金毛,闭上眼无视他们俩。

金毛因为被主人凶立马没了刚才的活泼劲,意识到金毛不对的Steve转身去看Buky,Buky皱着的眉毛还没解开。

Steve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希望抚平Buky的皱起的眉头,换来的只是Buky的一记白眼。

“你摸我干嘛!”

“我。。你额头有沙子。”

“放屁!”

Buky听到Steve蹩脚的理由以后直接跳起来,一拳头打在Steve的后背,一片红印就出现了。金毛似乎很高心,不停地吠叫,然后又被凶神恶煞的主人给骂回去了。

Steve吃痛地揉后背,不理解Buky反应干嘛那么大,只是摸了一下额头,又不是真干嘛。

“这么多年,撩人的技术一点长进也没有。”

Buky扔下这么一句嘲讽的话就抱着金毛离开了。

撩人?Buky以为我在撩他?

金毛已经长到成年,体重不容小觑,特别是还喜欢乱动比抱同重量的沙袋要难多了,可是Buky抱的稳稳当当,只是根本躲不过金毛兴奋地舔他的脸。

金毛已经好久没有被人抱过,现在开心地尾巴都要摇断了,还不停地叫,叫的Steve心烦意乱。

随着金毛哀叫一声,金毛从主人怀里滚落,只能恨恨地看着Steve这个大金毛蛮狠地搂住Buky吻了上去。

 

“你连只狗的醋都吃,你是不是男人啊!”

Buky气急败坏地推开Steve,喘着气质问他。Steve根本听不进去Buky的话只盯着Buky的嘴唇看,视线再由嘴唇向下移。这一吻彻底点燃了Steve压抑了十几年的渴望。

他发现自己比自己认为的还要思念Buky。

 

再又一次无比霸道的接吻之后,Buky毫无犹豫地用头撞了Steve的头,Steve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Buky。

“你再亲我,我就报警!”

“那可以做些接吻以外的事吗?”

Steve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摸上Buky的屁股,大力地揉捏着Buky丰满的臀肉,Buky恼羞成怒地一记过肩摔,结结实实地把Steve砸在沙子里。脚踩着Steve的胸口吼道

“你十几年前说走就走,现在再来惹我,你把我当什么?”

听到Buky憋了许久的控诉,Steve突然不说话,刚刚的嚣张气焰一下子没了踪影,眼里似乎还有泪光,整个人都委屈巴巴地承受着Buky的压制。

这么一来反而让Buky浑身不舒服。

又补了一脚以后,Buky就黑着脸往回走。走到半路,突然发现少了什么。一回头,看见小金毛和大金毛面面相觑。

“站着那里干嘛?过来!”

两只金毛全都星星眼的看着他,Buky白了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的Steve一眼,领着金毛回家了。

 

第三天,Buky懒散地倚在阳台的落地窗上,远眺别墅外的大海。金毛怏怏不乐地趴在他身边。Buky试不试数落它几句,说它见了大金毛忘了自己主人,但金毛还是不高兴。

Steve依然按时到来了,可是这一次却被尽职的管家挡在了门外。不管Steve怎么说,管家的态度都很坚决。

“如果我放你进来,主人就会解雇我,希望你还是谅解我一下,请回吧。”

数次商量无果以后,Steve望了一眼石子路的尽头,无可奈何地走了。

此后的数天都是如此。Buky躺在屋里颓废,Steve一次次被劝退。

 

直到Buky上网查了一下他为什么这么闲的原因以后才知道,他居然把自己的公司给转手给自己手下了。这可是家族企业,要转手给外人几乎不可能。Steve是疯了吗?

Buky在吃了一次从不看新闻的亏以后开始天天看新闻,然后就看到八卦媒体报道Steve天天流连于一幢郊外的海边别墅,疑似金屋藏娇。

 

我藏你个大头鬼!这别墅是我的!

 

今天的海格外凶猛,厚重的云团大片大片地积压在这片海域附近,暴雨如注,空气中蒸腾起白蒙蒙的雾,根本看不清窗外的景象。

 

Steve站在院外,连管家也没有等到。

 

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雨雾中有人撑着伞走了过来,身形不像管家。Steve心底升起一阵喜悦。

Buky在他面前站定,抬起头看着即使打着伞也依然被暴雨淋了个遍的Steve冷漠地发问

“你觉得一个破公司就可以换回我的十几年?你脑子有泡吧?”

“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哪个意思?还金屋藏娇?你有金屋?还有娇?”

“我回去处理的,你暂时不要看新闻。”

“你没钱怎么堵住他们的嘴?”

“。。。”

“进来吧,看你可怜巴巴的。”

Buky口嫌体正直地把Steve带回了屋,还给他准备了换洗的衣服。说来也巧,家里正好有一套Steve尺码的睡衣。

Steve拿到睡衣的时候那上面的价牌都没减,这个时候他心里就有了数,瞬间整个人都暖意融融的。

 

洗完了澡,就看见客厅里Buky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本书,正捧着看呢。以前的Buky绝对不会看书,他崇尚武力解决一切。

时间真的会改变很多事情。

Steve似乎少了很多底气去确定他们还能回到从前。

Buky不知道Steve心里的小九九,只看了一眼Steve身上的睡衣,出奇的合适。这家伙这么多年身材一点不走样也太厉害了。尴尬地咳了一声以后Buky多此一举地解释道

“这是朋友送我的,送大了,但我也没好意思扔,看来留着还留对了。”

“是啊。”

Steve不去戳穿,乖巧地坐在l沙发的另一边。

一时间全都寂静了下来似乎时间都静止了。

Buky只好发问打破这种诡异的安静: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

“不知道?你不会饿死吧?”

“那你会像以前一样救我吗?”

“你当初差点把我吃穷了!”

“你怎么这么记仇?”

“滚蛋!”

 

一阵打闹以后房间又安静下来,外面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很快天就放晴了。Buky看了看窗外,在肚子里开始练习逐客令。

Steve先他开了口:

“我并不奢求你的原谅,这根本无法原谅。我只想每天都看看你,我真的后悔当初离开你。我一直以为你早就有了幸福的生活,但是我朋友告诉我,你一个人独居,十几年,连朋友都没有。我真的错了。我以为对你最好的,结果。。”

“闭上你的嘴!”

Buky呵斥住了Steve要继续说下去的话,拿脚踹了踹Steve问他

“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多愁伤感了?编的我都快信了。”

“Buky?”

看着Steve不可置信的眼神,Buky美滋滋地扬一下头告诉他

“我呢,一如从前的没心没肺,你也别演苦情戏。你欠了我十几年,要还可不是一家公司就能解决的,何况那公司你还不给我。”

“那你打算让我怎么还?”

Buky眼底划过幽光,狡黠的笑容附上面庞,柔声细语地说

“你去告诉媒体,被包养的是你。我才是你的大金主。”

Steve看着恢复笑颜心里止不住的高兴,伸手抱过了Buky贴在他耳边问他

“还有呢。”

以Buky的性子,他肯定还有更刁钻的要求等在后面。

结果也不出所料

“把那公司给我要回来,你不要就转手给我。以后有钱我要在这海边七八个别墅,一个给狗住,一个给管家,剩下全是我的。”

“你这么贪心?”

“何止?以后泡妞还是老规矩,我泡你看着。”

“你敢?”

“怎么?不是你说要还债的吗?啊?不想还就滚。”

“那就老规矩。”

“这就对了嘛。”